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未收录] 《醉爱小米酒》(Love in Taiwan2)作者:米琪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查看1018 | 回复3 | 2014-5-15 20:0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书  名:醉爱小米酒
系  列:Love in Taiwan之二
作  者:米琪
出版日期:2014年5月29日

【内容简介】
出生刚满三个月,父亲就已擅自作主替风采妍订下了亲事,
还要她年满十八先同居,大学毕业就出嫁?!开什么玩笑,她才不嫁!
她有主见、向往自由恋爱、还怀抱歌手梦想,怎能被这段婚约捆绑?
当素昧平生的未婚夫上门来接她,她只能躲到树上做小小抵抗,
可他投射的视线令她莫名心慌,她竟一时腿软,失足跌进他怀里?!
本以为他是只弱鸡,却意外有着二头肌,灼热的胸膛刚强如壁,
深邃五官显露刚烈性情,宛如英雄降临,看得她目眩神迷……
当年不过才八岁,雷斯焰就有了个襁褓中的小新娘,害他被嘲笑,
如今还要入住他家?!真是够了,他绝不娶!十八年来他极力反对,
岂料一见面竟全面失控──怀中的女子貌美脱俗,骨子里却是只小野兽,
不只敢忽视他、顶撞他,居然还说他是障碍物?!
他决心要亲自调教!没想到一次次教程让自己逐渐分不清,
究竟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,还是她令他意乱情迷……

链接:

手机用户请使用UC、360、搜狗、Chrome、百度、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!
沙发
叶子 | 2014-5-31 23:34 | 只看该作者

 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

  楔子

 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新竹县五峰乡附近无人的山野间罕见地搭起了营帐,营帐前生起熊熊的营火,还飘散着美味的烤山鸡香味。

  “厚搭啦……”

  “厚搭,厚搭啦!”来自都市的雷鹏和原住民朋友风之浪,两人盘腿坐在营火旁。

  吃着风之浪用溪水煮的泡面,配上他猎到的野生山鸡肉,再加上手里这一碗酸中带甜的小米酒,让雷鹏几乎已经忘了先前求助无门的窘境,也忘了他跟老婆向丽云的口角之争。

  就在三天前,他为了点小事和老婆吵架,负气离家,一个人从台北跑来新竹登山。

  他原本就爱好登山,但山中路况不佳,加上为了躲避毒蛇,一个不小心便失足跌进山沟,摔得鼻青脸肿,最糟的是,腿不只被树枝割伤,甚至还扭伤了。

  他试着移动,但腿伤使他无论怎么挣扎就是爬不出山沟,而背包里的物品全散落四处,手机也早不知道掉哪儿去了,根本无法向外求援。

  他心想,这次一定完蛋了。

  就在他又饥又渴,性命将不保之时,很幸运的遇到上山来采野生灵芝的风之浪。

  这名男子约三十出头,年纪比他小十来岁,是个原住民,长得皮肤黝黑,浓眉大眼,一脸憨厚,身形魁梧。

  好在风之浪忠厚老实又天性善良,一见他有难,二话不说立刻解救他,不但替他包扎好伤口,还小心翼翼地背他下山。

  这里离他所住的部落还有半天脚程,可风之浪却一点也不喊累,此刻又搭起营帐、生了营火让他取暖。

  两人素昧平生,只是萍水相逢,风之浪却如此无微不至地照顾他,几天下来他对风之浪的感激之情已是溢于言表。

  他心想无论如何一定要答谢风之浪的救命之恩。

  他早年混黑帮,金盆洗手后,投入经营饭店业,如今身为雷氏饭店的总裁,平日总是呼风唤雨,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。

  日后只要他能为风之浪做的,他都愿意掏心掏肺来回报。

  “呼!好喝耶!小老弟,这酒酸酸甜甜的,喝了以后全身舒畅,你说这是什么酒来着?”雷鹏微醺地问风之浪,他平日除了应酬从不喝酒,但这酒真是好喝,让他贪杯的想再多喝点。

  “这是我老婆自己酿的小米酒,你要是喜欢就多喝点!”风之浪拿了酒瓶再往雷鹏的碗里注入滋味甘美的小米酒。

  赛夏族的原住民血统让风之浪天生就好客,而且他为人豪爽大方,待人又友善,不只有好肚量还有好酒量。

  看着眼前这鼻青脸肿、浑身是土,一副狼狈样的都市人,他咧嘴一笑。

  当时他听见雷鹏的哀号求救声,立刻就循声赶去。

  看他独自一人,虚弱的在山沟里挣扎,他不假思索就将他救起。

  此时见他又恢复元气,风之浪实在替他高兴。

  “谢了谢了,你真好,厚搭啦!”雷鹏拿起自己装满小米酒的碗说。

  “厚搭啦!”风之浪也很豪气,再度和雷鹏大口喝酒。

  “哇!真是爽快。”雷鹏抹去嘴上的酒渍,早已被酒气醺红了脸。“小老弟,真谢谢你救了我一命,又背我下山,要不是你,我一个人在荒山野岭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,我该怎么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呢?”

  “老大哥别这么说,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,没什么好谢的啦!”风之浪一口婉拒了。

  “不行啊!我真的已经把你当成自家兄弟了,你有什么心愿我都可以帮你完成,只要你一句话,我一定可以办得到!还是我帮你盖一间酒厂好了,专门生产这种小米酒,请人来设计精美的包装,替你行销到全世界。”雷鹏替风之浪想了个宏观远大的计划。

  “哈哈哈,不用不用,我从来就没想过要盖什么酒厂,我和老婆平日以种小米维生,偶尔到深山去采野生灵芝卖给平地的中药行,算是挣点外快,这就已经足够我和老婆、女儿一家生活的啦!”风之浪看着雷鹏脸颊上因情绪激昂而抖动的瘀青,那认真的模样使他不禁笑了出来,心里也有点怀疑雷鹏是不是撞坏了头壳?

  “种小米太辛苦了,产量也不多,老实告诉你好了,我是雷氏饭店的总裁,我将来要在你们这个山地盖度假村,我看就由你来当经理好了,你人品很好,对当地文化又熟,应该可以胜任。”雷鹏摸摸口袋,摸出了一张已经脏污的名片给风之浪,证明他真的有能力。而且盖度假村是他公司已定下的决策,反正他就是一定要对风之浪有所回馈啊!

  “不用不用,老大哥我看你是醉了,我这种大老粗怎能当经理呢?”风之浪看著名片,没想到他救的是个大老板,但他仍是腼?的连连挥手说道。

  雷鹏见他这个也不要,抓了抓头再想想别的。“有了!不然我儿子今年八岁了,你女儿将来就嫁给他,像你这样就像是家人那般温暖的好人,你的女儿一定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,我们就结成亲家好了。”

  风之浪瞥着雷鹏满是笑意、一脸期待的模样,他也看得出雷鹏很有诚意,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“但我那女娃儿才刚满三个月大而已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关系,小女娃总会长大,将来让她来台北读书,我负责栽培她到大学毕业,然后嫁给我儿子,就这么说定了,来来来,这个当成信物给你了。”雷鹏摘下自己戴在小指上,一枚镶有蓝宝石的戒指交给风之浪。

  风之浪看着手中的蓝宝石戒指,他和老婆都对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宝贝得不得了,当然也希望将来她长大后,他们能有钱供她到都市去念大学,更希望她能有幸福的婚姻。

  以他们族里的传统来说,他绝对有权能为女儿的婚事做主。

  雷鹏看起来人不错,而且又积极地想成全他们的心愿,他一时也就不好拒绝了。

  “来来来,再喝再喝,这小米酒实在太赞了,来干一杯庆祝一下我们结成亲家,你姓风,我姓雷,我们两家合在一起就是‘风生雷动’,很有意思的啦!哈哈哈!”雷鹏不自主的被风之浪影响,顺口在最后加上一声“的啦”,他主动拿起酒瓶替风之浪和自己再斟上满满的一碗。

  “哈哈,好吧!那就义不容辞了!”风之浪憨直的答应了,把戒指放到裤子口袋里,和雷鹏继续豪饮小米酒。

 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的……厚搭啦!

  酒的后劲使两个人都醉倒了,而这亲家也结定了。

  第一章

  醉后十八年——

  “爸你说什么,雷斯焰待会儿要来?他要接我到台北去住他家里?我才不要,我以后也不会嫁给他。”风采妍对老爸风之浪做了个鬼脸,跑出家门,到屋子旁的老树林去了。

  她身着短袖T恤加牛仔裤和帆布鞋,手脚俐落地爬到树上,坐在粗壮的树干上,将自己隐没在茂密的树叶中,躲起来避难。

  十八岁的她已出落得娇美俏丽,皮肤比一般的原住民还要白晰,长相清丽,有双明媚的大眼睛,秀挺的鼻,衬着粉嫩的菱唇,模样楚楚动人,加上她身材纤细,有一头长及腰的乌黑秀发,怎么看都是个乖巧又标致的小美人。

  但外表是会骗人的,她可不是个乖乖牌女生,她天生就好动,而且个性活泼开朗、很有主见,还有着一副好歌喉。

  她正开心自己已经考上志愿中的F大,就要起程到台北去读书了,她很想自己租房子住,然后利用课余时间去参加电视台的歌唱比赛,她将来想当歌手,并不是嫁人。

  而且她向往自由恋爱,也很想谈恋爱,想试看看恋爱是不是就像爱情小说里描写的那么甜蜜。

  她从小到大连一个男朋友都不曾交往过,甚至连最容易情窦初开的高中三年也不例外,因为在学校若有人想要追求她,同村的人就会自动替她先回答:“风采妍已经有未婚夫了,是雷氏饭店总裁的儿子雷斯焰。”

  得知她死会了,爱慕者都对她望之却步,不敢冒进。

  “太可恶了。”她才不想让自己的青春全毁在雷斯焰的手上。

  她以为到台北读书就自由了,可她那个从来没见过面、只听过名字的未婚夫竟然要亲自到山上来接她去他家住,那她的梦想不就全完了。

  据老爸说,打从她生下来三个月,他就已经替她订好亲事,但这些年来,她都只见到雷爸爸雷鹏和雷妈妈向丽云上山来。

  雷氏饭店十年前在附近盖了间大型的休闲度假饭店,好山、好水、好风景,再配合赛夏族的节庆,观光客多得不得了。

  而那饭店里所供应的小米酒都是她妈妈夏晓媚亲手酿的,由于饭店的需求量很大,雷爸爸又特别指定购买她家生产的酒,于是老爸把自家后院改建成了专业的小米酒酿造厂,客厅也重新装潢成了小米酒专卖店,家中经济愈来愈好。

  这几年雷爸爸和雷妈妈只要上山一定会到她家来拜访。有时他们会留下一起吃饭,妈妈总是做很多拿手菜招待,像盐烤山猪肉、竹筒饭、炒鲜蔬野菜等,当然还有大人们爱喝的小米酒;有时雷爸爸会招待他们一家人到饭店的自助餐厅吃大餐。

  他们更特许她能免费和同学去饭店游泳池玩,还时常会带新潮的礼物给她,疼她犹如自己的孩子,她也敬爱他们如同自己的爸妈。

  可教她纳闷的是,雷斯焰却从来没有上山过,一次都没有。

  而今天他竟突然那么好心的上山来接她去台北?这实在叫她意外,她真不知道他为何要来?

  “最好别来、最好别来……”她独自坐在树上碎碎念,等着雷斯焰到来,从这角度往下看正好是她家的门庭,这样他一抵达,她立刻就可以见到他。

  至今她就只见过雷爸雷妈带来雷斯焰国中时期的照片,而且还是他和别人的合照,当时她只随便瞄了一眼,对他可说是完全没印象。

  但她可以想像他肯定是一朵都市花美男,一脸苍白、瘦削又没男子气概,看起来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讨厌样子。

  而她打算一直坐在树上不下去了,她直接就拒嫁。

  她绝不跟他走。

  路的另一端,一辆蓝色的蓝宝坚尼在午后的骄阳下缓缓行驶在山间小路上,朝着风家而来。

  雷斯焰身着亚曼尼的休闲白衬衫、黑长裤,领口不羁地敞开,右手握着方向盘,左手肘搁在车窗边缘。他靠着GPS导航系统来到五峰乡的山间。

  据说他那个十八岁的未婚妻就住在这附近。

  他看着路况,缓缓前行,一张俊酷的脸紧绷着,如鹰隼般的双眼显得不耐烦,有型的唇冷漠如寒冬。

  要不是他家的老头硬逼着他上山,他是绝不会来的,而他会答应前来也不是真心想接风采妍到台北,他另有目的,想跟她私下做个交易。

  往后她要住他家可以,但是他们最好河水不犯井水,过着互不相干的日子。他拥有绝对的自由,他绝不会娶她;她也拥有绝对的自由,只是别想嫁他。

  要是老头再逼婚,她得配合著,跟他一起拒婚。

  毕竟他们之间毫无感情基础,也从来没有交往过,日后若要嫁给他,那她是不会有幸福的。

  他相信她深明大义,应该会配合他。

  其实这些年来,他家老头就时常拿风采妍的照片给他看,说她渐渐长大了,长得有多可爱、声音有多甜美、唱起歌来有多动听,而且对长辈有多礼貌,又懂事……一堆有的没的。

  他一概拒看、拒听、拒了解有关风采妍的一切,他并不想要一个小新娘。

  从他八岁起,同学们就知道他有一个三个月大的baby未婚妻,全都笑死了。

  “你才八岁,人生就已经毁在一个baby的手上了。”班上的毒舌阿嘎曾这么笑他。

  “你得等到她长大耶!我算算哦……等到你大学毕业后四年,她才刚要上大学!万一她是只花蝴蝶,你不就管不住她了?”毒舌之二阿青也参一脚,小小脑袋瓜还认真地计算了一下。

  当时他也觉得他的人生毁了,老头没事跑到山上发生山难不说,回来还帮他订了婚,根本是摔昏头了。

  但他可没任由自己的人生毁在老头手上,从被人讥嘲的那一刻起他就拒绝再提起风采妍这个人,往后更不让任何一个朋友知道有风采妍的存在。

  如今他确实已经大学毕业四年,并在雷氏担任执行长的职务,他工作认真,但其他时间也没有留白,他交往过几个女朋友,就是要证明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受制于那可笑的婚约。

  往后他也会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,他要娶的人,只能是他自己选择的。

  此时他的车渐渐地接近风家,眼看“风家小米酒专卖店”的招牌就在眼前,他停车,从容的下了车。

  是他吗?

  还是外地来的观光客?

  风采妍半躺在树干上,双手枕在脑后迳自猜测。

  她居高临下的看见一辆超亮眼的车子在她家门前停了下来,走下车的是个有着明星般气质的高男子,而且他走进她家了。

  “你就是斯焰啊!太好了,我是采妍的爸,那丫头刚刚跑出去了,你等等哦!我叫她一下,可能是躲在树上了啦!”

  风采妍心一惊,果然是雷斯焰,四下很安静,让她清楚地听见老爸说的话,而且他连她躲在树上的秘密都说出来了。

  “呴!真是的。”风采妍起身,改以蹲姿蹲在树上,并将身子窝近树干,拉来较软的树枝,用更多的叶子当障眼法,试图遮掩自己。

  “伯父,她为什么要躲在树上?是有自闭症还是什么的吗?”

  听见雷斯焰询问的声音低沉醇厚,风采妍感到很不可思议,他的声音着实好听,可是他竟说她有自闭症,真是太坏了!

  “你才有大头症哩!”她眉毛打结,噘着小嘴咕哝。

  “没有没有,她活泼得不得了,很好动的啦!”

  老爸走出家门。

  她看见了,小心的再往里窝近一点。

  “不会是过动儿吧?”

  那个大头症的又问了,说也奇怪,他说的话听在她耳里好像都不怀好意。

  “不是不是,她很正常的啦!德智体群美五育优良哦!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,而且还很会唱歌呢!小时候真的很可爱、很听话,现在长大了才变得比较有主见的啦!呵呵呵!”

  老爸这是在做什么?这样听起来好像在向他推销,急于把她销售出去似的。

  干脆跟他说她头好壮壮,无毒无污染,从小各种预防针没漏打过一支好了。

  “哦!伯父,你指的有主见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风采妍又听到雷斯焰的问题,他频频追问的目的是什么咧?

  “爸,快说有主见的意思当然就是不嫁给他,不嫁不嫁不嫁……”她心底有气,索性闭上亮丽的双眼,想发射念力,希望老爸跟他这么说。

  没想到她却听到老爸扬着声说:“采妍,雷斯焰来了,你快下来!”

  风采妍睁开双眼往下看,老爸和雷斯焰就站在树下,而且老爸两手圈在嘴巴旁,朝她的方向仰望叫喊。

  她一个慌乱,手上的树枝抖了一下,心想真糟,好像破功了。

  “伯父,这树上没人吧?”

  对对对,没人在,快走,快走。

  “有哇!你没瞧见,丫头就躲在那里,她裤子的颜色和树叶不一样的啦!”老爸指着她呵呵的笑着说。

  “是吗?”雷斯焰再问。

  同时,她见到雷斯焰的目光随着老爸的手指朝她望过来,她很清楚地看见了他的样子,他的脸并不苍白,而是健康的小麦色,鲜明如镌刻的五官表达了他内在强势刚烈的性格,尤其是那双烈日般的双眼,此时投射的目光,竟像是化成了两道炽热的光束向她射来,她心一惊,双腿莫名的打颤,一个不慎她就这么跌了下去——

  “啊!”她听到自己凄厉的尖叫声、往下跌时擦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、还有枝头上鸟儿惊吓的啁啾声,她两手拚命的想抓紧树枝,手却被狠狠的划破,想着这下小命不保,她紧闭双眼什么也不敢看……

  三秒后砰的一声仿佛已落了地,可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自己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疼痛。

  她不可思议的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躺在雷斯焰灼热刚强的胸怀里。

  是雷斯焰强而有力的双臂将她接住了,此时他因承受了冲击力,单膝着地且紧密地抱着她,他并不是她想像中的“弱鸡男”。

  她惊讶到极点的呆望着他英俊无俦的脸,他神色自若,好像他抱着的只是一片落叶,完全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在她心目中,英雄就应该是这样,而他竟然就是耶!

  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发烫,心跳得好狂乱,她竟害羞着,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,她从来不曾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感觉。

  她是被他强烈的男子气概震撼到了吧!她感到有点头晕,他跟她先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样,原本还一直在抗拒,但此时她竟全然忘记自己究竟是在反对他什么呢?

  “谢谢你……救了我。”她浑身颤抖着,听见自己声音微颤着对他说。

  “不谢。”雷斯焰表情漠然的瞪视着怀里轻盈如梦、身上绽着幽兰香气的美丽女孩,她竟然就是风采妍。

  她张着圆滚滚的美眸望着他,长长的眼睫像扇子般扇动,半咬着丰盈的唇,清灵又秀气的小脸充满了惊吓,长头发上还沾了好几片树叶,模样看起来有点糗,却又楚楚可怜。

  他从来没想像过她长什么样子,但此刻看来,她美得出乎他意料。

  他感觉怀里的她在发抖,激起了他内心的英雄情怀,他竟然无法立刻放开她,他想保护柔弱的她。

  但想想不对,他怎能任由英雄主义作祟?怎能为她产生短暂的晕眩?

  很多女人外表和内在不一,这是他从前女友们身上学到的教训。

  此时怀里这女人刚刚还爬到树上,个性可能很野,难以被驯服。

  而且对她太好也有违他来此的目的,还是快点跟她把正题说清楚了,他还有别的事要做,他不喜欢浪费时间。

  “站好了。”雷斯焰淡淡扯唇,爱笑不笑的说。

  “嗯!”风采妍呐呐地点了头。

  他有力的臂膀将她安稳的放到地上,起身扶她站好。

  她两颊红艳艳的,大气不敢喘一声的靠在树干上。

  “斯焰,幸好你接住了采妍,不然她现在可能就断成两截了,你真是叫我佩服,就算是族里的勇士也不过如此的啦!”风之浪挥去额上的冷汗,对雷斯焰很是赞许,虽是头一次见到女婿,但对他有了相当的好感。

  “那个我说,斯焰……”风之浪才想说要雷斯焰到屋里去喝杯茶,正跨出一步要走向他。

  “伯父,请让我跟风采妍单独相处一下,我有话跟她说。”雷斯焰目光定定的烙在风采妍星辰般的双眼上,头也没回,英挺的伫立着说。

  父女俩愣了一下,都瞪大了眼看着雷斯焰俊酷的模样,他身上有股天生的王者气势,教人不得不臣服。

  “好、好,你们年轻人好好聊一下,待会儿口渴再进屋来喝茶。”风之浪笑了笑,缩回刚跨出去的脚,心想他们这对未婚夫妻才初次见面是该好好谈谈、好好认识一下对方,也就不留下打扰,迳自返回小米酒专卖店里去安心地等着了。

  其实雷斯焰会来接采妍到台北去,是他和雷鹏当年就说好的啦!

  让采妍大学四年都住雷家,正好可以让两人培养默契和感情。

  而且雷鹏夫妇都很良善热情,想必雷斯焰也有乃父之风,由他来保护采妍,他可以信得过。

  他刚才已经亲眼见证他的实力了,哈哈!

  只是他女儿真的很有主见,她说她不要嫁人,她要当歌手咧!

  这教人很伤脑筋,他和他老婆都不赞成,只希望她将来嫁进雷家,当个好媳妇,就这么幸福地过一生,也好了却他一桩心事。

  他相信自己替女儿找到的是大好归宿。

  总之现在雷斯焰人已经来了,采妍势必得跟他回雷家去了,呵呵!

  对了,他待会儿得提醒一下雷斯焰,他不是伯父,是岳父啦!双方已订了亲,他不用害臊,直接叫老爸也是可以的啦!

  此时,老树下,徐徐的山风轻轻地吹拂过雷斯焰和风采妍的面颊。

  风采妍一脸羞红的望着雷斯焰,他支开老爸到底是要跟她说什么?

  一阵风又吹了过来,她乌黑的秀发也随风扬起,她突然发现有叶子从自己的发间飘落,伸手一摸才知道她竟然沾了满头的树叶。

  “天啊!”她忍不住微微地惊叫一声,这个臭老爸竟然说走就走,也不告诉她得整理一下头发,让她就这样站在雷斯焰面前,简直糗毙了!

  她慌忙的想弄掉头上的叶片,歪着头,用十指拨弄着。

  “你不会是真的想嫁给我吧?”雷斯焰直截了当的问她。

  “你说什么?我头上还有叶子吗?”风采妍忙着抖落叶子,一时间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。

  雷斯焰一怔,想不到她竟然没在听,只顾着她头上的叶子,她大概不知道,他说话时一向没人敢不注意听吧?

  瞧她那样子,若是没弄掉那些叶子,她一定不会专心听他说话的。

  “别动,我来处理。”他有点恼的向前一步,替她拿掉头发上所有的叶片。

  风采妍看着他忽然接近的胸膛,她放下双手,仿佛被定住了似的呆站着不敢妄动。她发现他好高,她的鼻尖高度居然只到他胸前的第一颗扣子。

  而因为他的贴近,她几乎能感觉得到他身上的热气,刚才受到他英雄气概冲击的心又扑通扑通地乱跳了。

  她悄悄地抬起头,想看他是什么表情,却发现他浓眉微敛,看似有点不耐烦呢!

  原来他不是真心想为她服务,而是很勉强吗?她暗然一惊,这才发觉她自己竟然在意着他。

 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喔!她原本一点也不在乎的,怎么突然在他面前顾起自己的形象来了?

  “看什么?”他感觉到她的凝视,低头瞥着她红扑扑的小脸问。

  “没、没有。”她尴尬的扬着大眼睛对他摇头,再度和他这么近的四目相接,她才发觉自己被他迷惑,甚至着魔了。

  他身上不只流露出王者的气势,还充满了力量,外表更是神俊地教人看得目不转睛。她一直都很欣赏自信又有魅力的男子,而他正是那样的人,但他又是怎么看她的呢?他的不耐烦代表着什么?

  雷斯焰的目光停留在她疑惑的双眼,嘲弄地说:“你是山里住久了,从来没见过帅哥吗?”

  风采妍像被甩了一巴掌似的突然从大梦中醒来,一股气直冲上她的脑门,她突然伸出双手推开他。

  “你一点也不帅,只是个普通的都市人罢了!”她对他吐舌头,顿时气坏了,她要自己清醒一点,以免他把自己看扁了,要是他以为她会乖乖跟他上台北,那他就错了!

  “看来你力气不小嘛。”雷斯焰轻轻抖落手上的叶子,没被她推动,而是迳自退开身。

  风采妍嘟起唇,瞪着他不以为然的样子,恼怒说:“那是当然的,我从小就在山上长大,时常砍树劈柴的力气当然大了。”以上纯属吹牛,她根本没那么做过,只是想吓唬他这“城市佬”而已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他点了头。

  她以为他当真了,接着再唬他。“就算你刚才不接住我,我也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哦!那我是多此一举了。”他眯起眼瞥着她昂起下巴、一副很难调教的样子,心想她终于露出本性了,他就知道她其实是只小野兽。

  “那当然了,我时常爬树,那根本没什么,跌几百次了也没像老爸说的断成两截。”风采妍嘿嘿的笑。

  “我懂。”女人时常表里不一,眼前这个小女子更是皮得很,雷斯焰就知道外表是会骗人的,他也不啰嗦立刻就切入正题。“那我猜你应该不会想嫁给我才对。”

  “没错,你怎么这么聪明?我才不想嫁给你,也不想去你家,我比较想自己在台北租房子。我有自己的人生计划,我将来要当歌手,可以自食其力,一点也不需要一个老公在那里碍手碍脚,那等于毁了我自己。

  “而且因为有你这个未婚夫的存在,我这辈子到现在都没有人敢来追求我,如果大学四年还得在你家度过,那我这辈子不就毁了?我很想跟自己喜欢的人恋爱,将来若要嫁人,也一定是我真心爱着的人,那才叫忠于自己,我为什么要顺着老爸和你爸愚蠢的约定?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虽然部落里还是很多人遵从老爸的决定,说嫁就嫁,但我不一样,我只想照自己的意思,我要做我自己,这就叫做自由意志!”风采妍一鼓作气的把心里的想法全说了出来。

  雷斯焰看着风采妍活泼生动的表情,她的双眼因诉说着梦想而熠熠生辉,娇嫩又丰盈的唇带着点自负,美丽和自信的模样充分的在他面前展现。

  他终于很清楚地明白了风之浪伯父所指她很有主见的意思了。

  坦白说他应该要拍手叫好,对她的想法表示赞同,因为这也正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。但奇怪的是,听了她这么大剌剌的当着他的面发表意见,他竟感到浑身不舒服,很不是滋味。

  她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挑动了他的敏感神经,他甚至有刺痛的感觉,原来她从头到尾都觉得他这人是个障碍物,没有他反而更好。

  她甚至还说想去交男朋友呢!一副青春不想留白的样子。

  “自由意志是吧!看来我们称得上是志同道合,是同一条船上的。”他唇边绽出冷笑,说不上来此时心底极大的矛盾感是怎么回事,他和她有同感,他却不允许她这么说。

  “为什么?”风采妍直瞅着他深不见底的黑眸,对他的话很是讶异。

  “你的想法也正是我心中所想的,这十八年来,你这个障碍物也教我痛恨不已,在我来之前,我跟你一样认为这是个愚蠢的约定。”雷斯焰轻轻地说着,却是被她气得在做能量释放,他不怀好意的提醒着她,她在他心里也有同等的“地位”,可别以为只有她有意见。

  “哦!那好,既然我们互相视对方为障碍物,你就跟我爸说你不载我去台北了,那个无聊的婚约就一笔勾销。”风采妍眼前一亮,很开心的出了主意。

  雷斯焰双眼闪过锐光,她如此爽快的样子使得他心里的矛盾感再度加深了。

  “不,你最好老实的跟我上台北,乖乖待在我家直到你大学毕业,在这期间你不准交男朋友,不准当歌手,不准视婚约愚蠢,你最好安分地实习怎么当雷家的媳妇,我的未婚妻。”他听到自己一字一句清晰有力的对着她说。

  这主意简直疯狂到极点,和他当初上山时的意念完全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
  他本来是要找她一起拒婚的,但她的话反而激起他想驯服她的欲望,他就载她回家,试试跟她在一起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感受,再决定到底要不要娶她。

  当他看见她那双如星般的美眸诧异又不安的闪动时,他心底霎时升起一股畅然的快意。

  他毫不犹豫选择了他喜欢的感觉……他不计代价,只想要驯服她这只小野兽。

板凳
majexixi | 2018-11-9 18:25 | 只看该作者
看着不错 下来看看
地板
742328280 | 2019-6-21 00:1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谁有醉爱小米酒的全文可以看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betway发布的《醉爱小米酒》(Love in Taiwan2)作者:米琪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,若发布的《醉爱小米酒》(Love in Taiwan2)作者:米琪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