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未录入] 《醉爱小米酒》(Love in Taiwan2)作者:米琪

[仿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检查1018 | 回复3 | 2014-5-15 20:0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|倒序阅览 |阅览形式

书  名:醉爱小米酒
系  列:Love in Taiwan之二
作  者:米琪
出版日期:2014年5月29日

【内容简介】
出世刚满三个月,父亲就已擅自作主替风貌妍订下了婚事,
还要她年满十八先同居,大学毕业就出嫁?!开什么打趣,她才不嫁!
她有主见、神往自在爱情、还怀有歌手愿望,怎能被这段婚约绑缚?
当素昧平生的未婚夫上门来接她,她只能躲到树上做小小反抗,
可他投射的视野令她莫名心慌,她竟一时腿软,失足跌进他怀里?!
本认为他是只弱鸡,却意外有着二头肌,火热的胸膛刚烈如壁,
深邃五官暴露刚烈性情,宛如英豪来临,看得她目眩神迷……
当年不过才八岁,雷斯焰就有了个襁褓中的小新娘,害他被讪笑,
现在还要入住他家?!真是够了,他绝不娶!十八年来他竭力对立,
岂料一见面竟全面失控──怀中的女子貌美脱俗,骨子里却是只小野兽,
不只敢忽视他、顶嘴他,居然还说他是障碍物?!
他决心要亲身调教!没想到一次次教程让自己逐步分不清,
终究是酒精麻木了他的神经,仍是她令他意乱情迷……

链接:

手机用户请运用UC、360、搜狗、Chrome、百度、猎豹手机阅览器访问本站!
沙发
叶子 | 2014-5-31 23:34 | 只看该作者

 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

  楔子

 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新竹县五峰乡邻近无人的山野间罕见地搭起了营帐,营帐前生起熊熊的营火,还飘散着甘旨的烤山鸡香味。

  “厚搭啦……”

  “厚搭,厚搭啦!”来自都市的雷鹏和原住民朋友风之浪,两人盘腿坐在营火旁。

  吃着风之浪用溪水煮的泡面,配上他猎到的野生山鸡肉,再加上手里这一碗酸中带甜的小米酒,让雷鹏几乎现已忘了早年求助无门的困境,也忘了他跟老婆向丽云的口角之争。

  就在三天前,他为了点小事和老婆吵架,斗气离家,一个人从台北跑来新竹爬山。

  他本来就喜好爬山,但山中路况欠安,加上为了逃避毒蛇,一个不当心便失足跌进山谷,摔得鼻青眼肿,最糟的是,腿不只被树枝割伤,乃至还扭伤了。

  他试着移动,但腿伤使他不管怎样挣扎便是爬不出山谷,而背包里的物品全散落四处,手机也早不知道掉哪儿去了,底子无法向外求救。

  他心想,这次必定完蛋了。

  就在他又饥又渴,性命将不保之时,很走运的遇到上山来采野生灵芝的风之浪。

  这名男人约三十出面,年岁比他小十来岁,是个原住民,长得皮肤漆黑,浓眉大眼,一脸厚道,身形魁伟。

  好在风之浪忠厚厚道又天分仁慈,一见他有难,二话不说马上挽救他,不光替他包扎好创伤,还当心谨慎地背他下山。

  这儿离他所住的部落还有半响脚程,可风之浪却一点也不喊累,此刻又搭起营帐、生了营火让他取暖。

  两人素昧平生,仅仅素昧平生,风之浪却如此体贴入微地照料他,几天下来他对风之浪的感谢之情已是溢于言表。

  他心想不管如何必定要答谢风之浪的救命之恩。

  他早年混黑帮,金盆洗手后,投入运营饭馆业,现在身为雷氏饭馆的总裁,素日总是呼风唤雨,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。

  日后只需他能为风之浪做的,他都乐意掏心掏肺来报答。

  “呼!好喝耶!小老弟,这酒酸酸甜甜的,喝了今后全身酣畅,你说这是什么酒来着?”雷鹏微醺地问风之浪,他素日除了应付从不喝酒,但这酒真是好喝,让他贪杯的想再多喝点。

  “这是我老婆自己酿的小米酒,你要是喜爱就多喝点!”风之浪拿了酒瓶再往雷鹏的碗里注入味道甘美的小米酒。

  赛夏族的原住民血缘让风之浪天然生成就好客,并且他为人豪爽大方,待人又友善,不只要好饭量还有好酒量。

  看着眼前这鼻青眼肿、浑身是土,一副难堪样的都市人,他咧嘴一笑。

  其时他听见雷鹏的哀号求救声,马上就循声赶去。

  看他独自一人,衰弱的在山谷里挣扎,他一挥而就就将他救起。

  此刻见他又恢复元气,风之浪实在替他快乐。

  “谢了谢了,你真好,厚搭啦!”雷鹏拿起自己装满小米酒的碗说。

  “厚搭啦!”风之浪也很豪气,再度和雷鹏大口喝酒。

  “哇!真是直爽。”雷鹏抹去嘴上的酒渍,早已被酒气醺红了脸。“小老弟,真谢谢你救了我一命,又背我下山,要不是你,我一个人在荒山野岭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,我该怎样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?”

  “老大哥别这么说,这对我来说仅仅举手之劳算了,没什么好谢的啦!”风之浪一口婉拒了。

  “不可啊!我真的现已把你当成自家兄弟了,你有什么愿望我都能够帮你结束,只需你一句话,我必定能够办得到!仍是我帮你盖一间酒厂好了,专门出产这种小米酒,请人来规划精巧的包装,替你行销到全世界。”雷鹏替风之浪想了个微观远大的方案。

  “哈哈哈,不必不必,我历来就没想过要盖什么酒厂,我和老婆素日以种小米维生,偶然到深山去采野生灵芝卖给平地的中药行,算是挣点外快,这就现已满足我和老婆、女儿一家日子的啦!”风之浪看着雷鹏脸颊上因心情昂扬而颤动的瘀青,那仔细的容貌使他不由笑了出来,心里也有点置疑雷鹏是不是撞坏了头壳?

  “种小米太辛苦了,产值也不多,厚道告知你好了,我是雷氏饭馆的总裁,我将来要在你们这个山地盖休假村,我看就由你来当司理好了,你人品很好,对当地文明又熟,应该能够担任。”雷鹏摸摸口袋,摸出了一张现已脏污的手刺给风之浪,证明他真的有才能。并且盖休假村是他公司已定下的决议方案,横竖他便是必定要对风之浪有所回馈啊!

  “不必不必,老大哥我看你是醉了,我这种大老粗怎能当司理呢?”风之浪看著手刺,没想到他救的是个大老板,但他仍是腼?的连连挥手说道。

  雷鹏见他这个也不要,抓了抓头再想想其他。“有了!否则我儿子本年八岁了,你女儿将来就嫁给他,像你这样就像是家人那般温暖的好人,你的女儿必定也是个灵巧明理的好孩子,咱们就结成亲家好了。”

  风之浪瞥着雷鹏满是笑意、一脸等待的容貌,他也看得出雷鹏很有诚心,但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。“但我那女娃儿才刚满三个月大算了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关系,小女娃总会长大,将来让她来台北读书,我担任培育她到大学毕业,然后嫁给我儿子,就这么说定了,来来来,这个当成信物给你了。”雷鹏摘下自己戴在小指上,一枚镶有蓝宝石的戒指交给风之浪。

  风之浪看着手中的蓝宝石戒指,他和老婆都对刚出世不久的女儿宝物得不得了,当然也期望将来她长大后,他们能有钱供她到都市去念大学,更期望她能有美好的婚姻。

  以他们族里的传统来说,他肯定有权能为女儿的婚事做主。

  雷鹏看起来人不错,并且又积极地想满足他们的愿望,他一时也就欠好回绝了。

  “来来来,再喝再喝,这小米酒实在太赞了,来干一杯庆祝一下咱们结成亲家,你姓风,我姓雷,咱们两家合在一同便是‘风生雷动’,很有意思的啦!哈哈哈!”雷鹏不自主的被风之浪影响,顺口在最终加上一声“的啦”,他主动拿起酒瓶替风之浪和自己再斟上满满的一碗。

  “哈哈,好吧!那就义无反顾了!”风之浪憨直的容许了,把戒指放到裤子口袋里,和雷鹏持续豪饮小米酒。

 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的……厚搭啦!

  酒的潜力使两个人都醉倒了,而这亲家也结定了。

  第一章

  醉后十八年——

  “爸你说什么,雷斯焰待会儿要来?他要接我到台北去住他家里?我才不要,我今后也不会嫁给他。”风貌妍对老爸风之浪做了个鬼脸,跑出家门,到屋子旁的老树林去了。

  她身着短袖T恤加牛仔裤和帆布鞋,手脚俐落地爬到树上,坐在粗大健壮的树干上,将自己隐没在茂盛的树叶中,躲起来流亡。

  十八岁的她已出落得娇美美丽,皮肤比一般的原住民还要白晰,长相清丽,有双明丽的大眼睛,秀挺的鼻,衬着粉嫩的菱唇,容貌楚楚动人,加上她身段纤细,有一头长及腰的漆黑秀发,怎样看都是个灵巧又美丽的小美人。

  但表面是会哄人的,她可不是个乖乖牌女生,她天然生成就好动,并且特性生动开朗、很有主见,还有着一副好歌喉。

  她正高兴自己现已考上自愿中的F大,就要起程到台北去读书了,她很想自己租房子住,然后运用课余时刻去参与电视台的歌唱竞赛,她将来想当歌手,并不是嫁人。

  并且她神往自在爱情,也很想谈爱情,想试看看爱情是不是就像爱情小说里描绘的那么香甜。

  她从小到大连一个男朋友都不曾往来过,乃至连最简单情窦初开的高中三年也不破例,由于在校园若有人想要寻求她,同村的人就会主动替她先答复:“风貌妍现已有未婚夫了,是雷氏饭馆总裁的儿子雷斯焰。”

  得知她死会了,爱慕者都对她望之止步,不敢冒进。

  “太憎恶了。”她才不想让自己的芳华全毁在雷斯焰的手上。

  她认为到台北读书就自在了,可她那个历来没见过面、只听过姓名的未婚夫居然要亲身到山上来接她去他家住,那她的愿望不就全完了。

  据老爸说,打从她生下来三个月,他就现已替她订好婚事,但这些年来,她都只见到雷爸爸雷鹏和雷妈妈向丽云上山来。

  雷氏饭馆十年前在邻近盖了间大型的休闲休假饭馆,好山、好水、好景色,再合作赛夏族的节庆,观光客多得不得了。

  而那饭馆里所供给的小米酒都是她妈妈夏晓媚亲手酿的,由于饭馆的需求量很大,雷爸爸又特别指定购买她家出产的酒,所以老爸把自家后院改建成了专业的小米酒酿造厂,客厅也从头装潢成了小米酒专卖店,家中经济愈来愈好。

  这几年雷爸爸和雷妈妈只需上山必定会到她家来访问。有时他们会留下一同吃饭,妈妈总是做许多拿手菜款待,像盐烤山猪肉、竹筒饭、炒鲜蔬野菜等,当然还有大人们爱喝的小米酒;有时雷爸爸会款待他们一家人到饭馆的自助餐厅吃大餐。

  他们更特许她能免费和同学去饭馆游泳池玩,还经常会带新潮的礼物给她,疼她犹如自己的孩子,她也爱戴他们如同自己的爸妈。

  可教她疑问的是,雷斯焰却历来没有上山过,一次都没有。

  而今日他竟遽然那么好意的上山来接她去台北?这实在叫她意外,她真不知道他为何要来?

  “最好别来、最好别来……”她独自坐在树上碎碎念,等着雷斯焰到来,从这视点往下看正好是她家的门庭,这样他一抵达,她马上就能够见到他。

  至今她就只见过雷爸雷妈带来雷斯焰国中时期的相片,并且仍是他和他人的合照,其时她只随意瞄了一眼,对他可说是彻底没形象。

  但她能够想像他肯定是一朵都市花美男,一脸苍白、瘦弱又没男人气魄,看起来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厌烦姿态。

  而她方案一贯坐在树上不下去了,她直接就拒嫁。

  她绝不跟他走。

  路的另一端,一辆蓝色的蓝宝坚尼在午后的酷日下慢慢行进在山间小路上,朝着风家而来。

  雷斯焰身着亚曼尼的休闲白衬衫、黑长裤,领口不羁地打开,右手握着方向盘,左手肘搁在车窗边际。他靠着GPS导航系统来到五峰乡的山间。

  听说他那个十八岁的未婚妻就住在这邻近。

  他看着路况,慢慢前行,一张俊酷的脸紧绷着,如鹰隼般的双眼显得不耐烦,有型的唇冷酷如隆冬。

  要不是他家的老头硬逼着他上山,他是绝不会来的,而他会容许前来也不是诚心想接风貌妍到台北,他还有意图,想跟她暗里做个生意。

  往后她要住他家能够,但是他们最好河水不犯井水,过着互不相干的日子。他具有肯定的自在,他绝不会娶她;她也具有肯定的自在,仅仅别想嫁他。

  要是老头再逼婚,她得合作著,跟他一同拒婚。

  终究他们之间毫无爱情根底,也历来没有往来过,日后若要嫁给他,那她是不会有美好的。

  他信任她深明大义,应该会合作他。

  其实这些年来,他家老头就经常拿风貌妍的相片给他看,说她逐渐长大了,长得有多心爱、声响有多香甜、唱起歌来有多悦耳,并且对老一辈有多礼貌,又明理……一堆有的没的。

  他一概拒看、拒听、拒了解有关风貌妍的全部,他并不想要一个小新娘。

  从他八岁起,同学们就知道他有一个三个月大的baby未婚妻,全都笑死了。

  “你才八岁,人生就现已毁在一个baby的手上了。”班上的毒舌阿嘎曾这么笑他。

  “你得比及她长大耶!我算算哦……比及你大学毕业后四年,她才刚要上大学!假如她是只花蝴蝶,你不就管不住她了?”毒舌之二阿青也参一脚,小小脑袋瓜还仔细地计算了一下。

  其时他也觉得他的人生毁了,老头没事跑到山上发作山难不说,回来还帮他订了婚,底子是摔昏头了。

  但他可没任由自己的人生毁在老头手上,从被人嘲讽的那一刻起他就回绝再提起风貌妍这个人,往后更不让任何一个朋友知道有风貌妍的存在。

  现在他的确现已大学毕业四年,并在雷氏担任执行长的职务,他工作仔细,但其他时刻也没有留白,他往来过几个女朋友,便是要证明他不管如何都不会受制于那可笑的婚约。

  往后他也会过着自己想要的日子,他要娶的人,只能是他自己挑选的。

  此刻他的车逐渐地挨近风家,眼看“风家小米酒专卖店”的招牌就在眼前,他泊车,沉着的下了车。

  是他吗?

  仍是外地来的观光客?

  风貌妍半躺在树干上,双手枕在脑后迳自猜想。

  她高高在上的看见一辆超亮眼的车子在她家门前停了下来,走下车的是个有着明星般气质的高男人,并且他走进她家了。

  “你便是斯焰啊!太好了,我是采妍的爸,那丫头刚刚跑出去了,你等等哦!我叫她一下,或许是躲在树上了啦!”

  风貌妍心一惊,果然是雷斯焰,四下很安静,让她清楚地听见老爸说的话,并且他连她躲在树上的隐秘都说出来了。

  “呴!真是的。”风貌妍动身,改以蹲姿蹲在树上,并将身子窝近树干,拉来较软的树枝,用更多的叶子当障眼法,企图讳饰自己。

  “大伯,她为什么要躲在树上?是有自闭症仍是什么的吗?”

  听见雷斯焰问询的声响消沉浑厚,风貌妍感到很难以想象,他的声响着实好听,但是他竟说她有自闭症,真是太坏了!

  “你才有大头症哩!”她眉毛打结,噘着小嘴咕哝。

  “没有没有,她生动得不得了,很好动的啦!”

  老爸走出家门。

  她看见了,当心的再往里窝近一点。

  “不会是过动儿吧?”

  那个大头症的又问了,说也古怪,他说的话听在她耳里如同都不怀好意。

  “不是不是,她很正常的啦!德智体群美五育优秀哦!在校园都是独占鳌头,并且还很会歌唱呢!小时候真的很心爱、很听话,现在长大了才变得比较有主见的啦!呵呵呵!”

  老爸这是在做什么?这样听起来如同在向他推销,急于把她出售出去似的。

  爽性跟他说她头好壮壮,无毒无污染,从小各种预防针没漏打过一支好了。

  “哦!大伯,你指的有主见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风貌妍又听到雷斯焰的问题,他一再诘问的意图是什么咧?

  “爸,快说有主见的意思当然便是不嫁给他,不嫁不嫁不嫁……”她心底有气,干脆闭上亮丽的双眼,想发射念力,期望老爸跟他这么说。

  没想到她却听到老爸扬着声说:“采妍,雷斯焰来了,你快下来!”

  风貌妍张开双眼往下看,老爸和雷斯焰就站在树下,并且老爸两手圈在嘴巴旁,朝她的方向仰视叫喊。

  她一个慌张,手上的树枝抖了一下,心想真糟,如同破功了。

  “大伯,这树上没人吧?”

  对对对,没人在,快走,快走。

  “有哇!你没瞧见,丫头就躲在那里,她裤子的色彩和树叶纷歧样的啦!”老爸指着她呵呵的笑着说。

  “是吗?”雷斯焰再问。

  一同,她见到雷斯焰的目光跟着老爸的手指朝她望过来,她很清楚地看见了他的姿态,他的脸并不苍白,而是健康的小麦色,明显如镌刻的五官表达了他内涵强势刚烈的性情,尤其是那双酷日般的双眼,此刻投射的目光,竟像是化成了两道火热的光束向她射来,她心一惊,双腿莫名的打颤,一个不小心她就这么跌了下去——

  “啊!”她听到自己凄厉的尖叫声、往跌落时擦过树叶宣布的沙沙声、还有枝头上鸟儿惊吓的啁啾声,她两手搏命的想抓住树枝,手却被狠狠的划破,想着这下小命不保,她紧锁双眼什么也不敢看……

  三秒后砰的一声好像已落了地,可她不知道发作了什么事,怎样自己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痛苦。

  她难以想象的张开双眼,发现自己躺在雷斯焰火热刚烈的胸怀里。

  是雷斯焰强而有力的双臂将她接住了,此刻他因承受了冲击力,单膝着地且严密地抱着她,他并不是她想像中的“弱鸡男”。

  她惊奇到极点的呆望着他帅气无俦的脸,他神色自若,如同他抱着的仅仅一片落叶,彻底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在她心目中,英豪就应该是这样,而他居然便是耶!

  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发烫,心跳得好狂乱,她竟害臊着,这是史无前例的现象,她历来不曾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感觉。

  她是被他激烈的男人气魄震慑到了吧!她感到有点头晕,他跟她早年想像的彻底纷歧样,本来还一贯在抵抗,但此刻她竟全然忘掉自己终究是在对立他什么呢?

  “谢谢你……救了我。”她浑身哆嗦着,听见自己声响微颤着对他说。

  “不谢。”雷斯焰表情漠视的瞪视着怀里轻盈如梦、身上绽着幽兰香气的美丽女孩,她居然便是风貌妍。

  她张着圆滚滚的美眸望着他,长长的眼睫像扇子般摇动,半咬着丰盈的唇,清灵又秀气的小脸充满了惊吓,长头发上还沾了好几片树叶,容貌看起来有点糗,却又妩媚动人。

  他历来没想像过她长什么姿态,但此刻看来,她美得出乎他预料。

  他感觉怀里的她在颤栗,激起了他心里的英豪情怀,他居然无法马上铺开她,他想维护软弱的她。

  但想想不对,他怎能任由英豪主义作怪?怎能为她发生时间短的晕眩?

  许多女性表面和内涵纷歧,这是他早年女友们身上学到的经验。

  此刻怀里这女性刚刚还爬到树上,特性或许很野,难以被征服。

  并且对她太好也有违他来此的意图,仍是快点跟她把正题说清楚了,他还有其他事要做,他不喜爱浪费时刻。

  “站好了。”雷斯焰淡淡扯唇,爱笑不笑的说。

  “嗯!”风貌妍呐呐地点了头。

  他有力的胳膊将她安稳的放到地上,动身扶她站好。

  她两颊红彤彤的,大气不敢喘一声的靠在树干上。

  “斯焰,幸亏你接住了采妍,否则她现在或许就断成两截了,你真是叫我敬服,就算是族里的勇士也不过如此的啦!”风之浪挥去额上的盗汗,对雷斯焰很是赞赏,虽是头一次见到女婿,但对他有了适当的好感。

  “那个我说,斯焰……”风之浪才想说要雷斯焰到屋里去喝杯茶,正跨出一步要走向他。

  “大伯,请让我跟风貌妍独自共处一下,我有话跟她说。”雷斯焰目光定定的烙在风貌妍星斗般的双眼上,头也没回,英挺的伫立着说。

  父女俩愣了一下,都瞪大了眼看着雷斯焰俊酷的容貌,他身上有股天然生成的王者气势,教人不得不屈服。

  “好、好,你们年轻人好好聊一下,待会儿口渴再进屋来喝茶。”风之浪笑了笑,缩回刚跨出去的脚,心想他们这对未婚夫妻才初次见面是该好好谈谈、好好认识一下对方,也就不留下打扰,迳自回来小米酒专卖店里去安心肠等着了。

  其实雷斯焰会来接采妍到台北去,是他和雷鹏当年就说好的啦!

  让采妍大学四年都住雷家,正好能够让两人培育默契和爱情。

  并且雷鹏配偶都很良善热心,想必雷斯焰也有乃父之风,由他来维护采妍,他能够信得过。

  他方才现已亲眼见证他的实力了,哈哈!

  仅仅他女儿真的很有主见,她说她不要嫁人,她要当歌手咧!

  这教人很伤脑筋,他和他老婆都不拥护,只期望她将来嫁进雷家,当个好媳妇,就这么美好地过终身,也好了却他一桩心思。

  他信任自己替女儿找到的是大好归宿。

  总归现在雷斯焰人现已来了,采妍势必得跟他回雷家去了,呵呵!

  对了,他待会儿得提示一下雷斯焰,他不是大伯,是岳父啦!两边已订了亲,他不必害臊,直接叫老爸也是能够的啦!

  此刻,老树下,缓缓的山风悄悄地吹拂过雷斯焰和风貌妍的脸颊。

  风貌妍一脸羞红的望着雷斯焰,他支开老爸究竟是要跟她说什么?

  一阵风又吹了过来,她漆黑的秀发也随风扬起,她遽然发现有叶子从自己的发间飘落,伸手一摸才知道她居然沾了满头的树叶。

  “天啊!”她不由得悄悄地惊叫一声,这个臭老爸居然说走就走,也不告知她得收拾一下头发,让她就这样站在雷斯焰面前,几乎糗毙了!

  她匆忙的想弄掉头上的叶片,歪着头,用十指拨弄着。

  “你不会是真的想嫁给我吧?”雷斯焰开门见山的问她。

  “你说什么?我头上还有叶子吗?”风貌妍忙着抖落叶子,一时刻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。

  雷斯焰一怔,想不到她居然没在听,只顾着她头上的叶子,她大约不知道,他说话时一贯没人敢不留意听吧?

  瞧她那姿态,若是没弄掉那些叶子,她必定不会专注听他说话的。

  “别动,我来处理。”他有点恼的向前一步,替她拿掉头发上一切的叶片。

  风貌妍看着他遽然挨近的胸膛,她放下双手,好像被定住了似的呆站着不敢盲动。她发现他好高,她的鼻尖高度居然只到他胸前的第一颗纽扣。

  而由于他的靠近,她几乎能感觉得到他身上的热气,方才遭到他英豪气魄冲击的心又扑通扑通地乱跳了。

  她悄悄地抬起头,想看他是什么表情,却发现他浓眉微敛,看似有点不耐烦呢!

  本来他不是诚心想为她服务,而是很牵强吗?她暗然一惊,这才发觉她自己居然介意着他。

 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喔!她本来一点也不在乎的,怎样遽然在他面前顾起自己的形象来了?

  “看什么?”他感觉到她的注视,垂头瞥着她红扑扑的小脸问。

  “没、没有。”她为难的扬着大眼睛对他摇头,再度和他这么近的四目相接,她才发觉自己被他利诱,乃至着魔了。

  他身上不只流显露王者的气势,还充满了力气,表面更是神俊地教人看得目不斜视。她一贯都很赏识自傲又有魅力的男人,而他正是那样的人,但他又是怎样看她的呢?他的不耐烦代表着什么?

  雷斯焰的目光逗留在她疑问的双眼,嘲弄地说:“你是山里住久了,历来没见过帅哥吗?”

  风貌妍像被甩了一巴掌似的遽然从大梦中醒来,一股气直冲上她的脑门,她遽然伸出双手推开他。

  “你一点也不帅,仅仅个一般的都市人算了!”她对他吐舌头,顿时气坏了,她要自己清醒一点,避免他把自己看扁了,要是他认为她会乖乖跟他上台北,那他就错了!

  “看来你力气不小嘛。”雷斯焰悄悄抖落手上的叶子,没被她推进,而是迳自退开身。

  风貌妍嘟起唇,瞪着他不认为然的姿态,恼怒说:“那是当然的,我从小就在山上长大,经常砍树劈柴的力气当然大了。”以上纯属吹嘘,她底子没那么做过,仅仅想吓唬他这“城市佬”算了。

  “本来如此。”他点了头。

  她认为他确实了,接着再唬他。“就算你方才不接住我,我也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哦!那我是多此一举了。”他眯起眼瞥着她昂起下巴、一副很难调教的姿态,心想她总算显露赋性了,他就知道她其实是只小野兽。

  “那当然了,我经常爬树,那底子没什么,跌几百次了也没像老爸说的断成两截。”风貌妍嘿嘿的笑。

  “我懂。”女性经常表里纷歧,眼前这个小女子更是皮得很,雷斯焰就知道表面是会哄人的,他也不烦琐马上就切入正题。“那我猜你应该不会想嫁给我才对。”

  “没错,你怎样这么聪明?我才不想嫁给你,也不想去你家,我比较想自己在台北租房子。我有自己的人生方案,我将来要当歌手,能够自力更生,一点也不需求一个老公在那里绊手绊脚,那等于毁了我自己。

  “并且由于有你这个未婚夫的存在,我这辈子到现在都没有人敢来寻求我,假如大学四年还得在你家度过,那我这辈子不就毁了?我很想跟自己喜爱的人爱情,将来若要嫁人,也必定是我诚心爱着的人,那才叫忠于自己,我为什么要顺着老爸和你爸愚笨的约好?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尽管部落里仍是许多人遵照老爸的决议,说嫁就嫁,但我纷歧样,我只想照自己的意思,我要做我自己,这就叫做自介毅力!”风貌妍趁热打铁的把心里的主见全说了出来。

  雷斯焰看着风貌妍生动生动的表情,她的双眼因诉说着愿望而熠熠生辉,柔嫩又丰盈的唇带着点自傲,美丽和自傲的容貌充沛的在他面前展示。

  他总算很清楚地理解了风之浪大伯所指她很有主见的意思了。

  坦白说他应该要拍手叫好,对她的主见表明附和,由于这也正是他心里实在的主见。但古怪的是,听了她这么大剌剌的当着他的面宣布定见,他竟感到浑身不舒服,很不是味道。

  她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挑动了他的灵敏神经,他乃至有刺痛的感觉,本来她自始至终都觉得他这人是个障碍物,没有他反而更好。

  她乃至还说想去交男朋友呢!一副芳华不想留白的姿态。

  “自介毅力是吧!看来咱们称得上是情投意合,是同一条船上的。”他唇边绽出冷笑,说不上来此刻心底极大的对立感是怎样回事,他和她有同感,他却不答应她这么说。

  “为什么?”风貌妍直瞅着他深不见底的黑眸,对他的话很是讶异。

  “你的主见也正是我心中所想的,这十八年来,你这个障碍物也教我怨恨不已,在我来之前,我跟你相同认为这是个愚笨的约好。”雷斯焰悄悄地说着,却是被她气得在做能量开释,他不怀好意的提示着她,她在他心里也有平等的“位置”,可别认为只要她有定见。

  “哦!那好,已然咱们互相视对方为障碍物,你就跟我爸说你不载我去台北了,那个无聊的婚约就一笔勾销。”风貌妍眼前一亮,很高兴的出了主见。

  雷斯焰双眼闪过锐光,她如此直爽的姿态使得他心里的对立感再度加深了。

  “不,你最好厚道的跟我上台北,乖乖待在我家直到你大学毕业,在这期间你禁绝交男朋友,禁绝当歌手,禁绝视婚约愚笨,你最好安分地实习怎样当雷家的媳妇,我的未婚妻。”他听到自己一字一句明晰有力的对着她说。

  这主见几乎张狂到极点,和他最初上山时的意念彻底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
  他本来是要找她一同拒婚的,但她的话反而激起他想征服她的愿望,他就载她回家,试试跟她在一同终究会是什么样的感触,再决议究竟要不要娶她。

  当他看见她那双如星般的美眸惊讶又不安的闪烁时,他心底瞬间升起一股畅然的爽快。

  他坚决果断挑选了他喜爱的感觉……他不计价值,只想要征服她这只小野兽。

板凳
majexixi | 2018-11-9 18:25 | 只看该作者
看着不错 下来看看
地板
742328280 | 2019-6-21 00:1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谁有醉爱小米酒的全文能够看
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| 当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矩

betway发布的《醉爱小米酒》(Love in Taiwan2)作者:米琪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,若发布的《醉爱小米酒》(Love in Taiwan2)作者:米琪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