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未录入] 《总裁不想被放生》作者:金晶

[仿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



出版日期:2019年3月22日


内容简介:
谈爱情时,她占有慾满分,矫揉造作样样来。
谈爱情时,他讨取慾万岁,厚颜无耻求亲亲。

第一次看到纪方岩时,这男人有一张欠好惹的脸,
身分仍是她前渣男友的哥哥。本认为这人也是个渣,
谁知他竟是个暖男,教她春心乱怦,胡思乱想,
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跑去表白,可他说她不是他的菜。
这年头谈爱情,看上眼的谁不是先下手为强的?
这麽优的男人,不光有钱有才能,还有颜值不花心,
她若傻得把这人给放生,她就不是女性。 为了把这人给拿下,
她大费苦心,又是挑逗, 又是蛊惑,就为了让冷情的他兽性大发。
终於老天有眼,教她喜滋滋地拐他上了床, 惋惜,
没谈过爱情的她,不理解男人本性,本认为的暖男,
竟是个披着羊皮的大野狼,又蛮横又爱乱吃飞醋, 她才知道,
原本她没放生的是一匹凶横又色慾的饿狼!
手机用户请运用UC、360、搜狗、Chrome、百度、猎豹手机阅览器拜访本站!
上一主题: 已无主题
下一主题: 《那一夜》作者:橙心
沙发
 楼主| 会说话的猫 宣布于 2019-3-27 00:17 | 只看该作者
  第一章

  李筱暖站在公寓门口,手里拿着手机,「你在哪里?不是说好今日在你家吃晚餐吗?」

  她手里拎着刚下班跑去菜市场买的菜,由于去的时刻太迟了,没什麽新鲜的食材,但仍是比超市的要新鲜一些,价格也更实惠。

  李筱暖没有男朋友家的钥匙,只好在外面等,打通了电话,只听到那一头轰轰的吵声。

  「我在机场。」

  「机场?你今日要出差?你怎麽没有早点跟我说!」李筱暖口气渐渐地不耐烦,不是她疑心,她总觉得往来才三个月的男朋友有时分做工作真的很过火。

  现已约了她,暂时要出国为什麽不提前跟她说一声,她买了不少的菜,一个人底子吃不完,太糟蹋了。

  在育幼院长大的李筱暖,最受不了的一件工作便是糟蹋,她很爱惜每一份食材,吃多少买多少,或许买一些易於存储的食材,可蔬菜类的东西最好是不要放在冰箱里太久。

  「筱暖,欠好意思。」那头男人口气淡淡地说。

  李筱暖记住还没往来之前,男朋友人清楚很好,干事也是有头有尾,可往来之後,她总觉得他对她有点心猿意马,有时分人在她身边,可心不在她身边。

  今日他犯了她的大忌,她最受不了说话不算话的人了,她气愤地问:「你去哪里出差,为什麽不早点跟我说?」

  她平常脾气温文,不会这样盛气凌人,可她现在真的很气愤,让她不计划收敛自己的脾气。

  电话那头的人安静了一会才开口,「我去英国……不是出差……」

  在他说话的那一瞬间,李筱暖便想通了,英国,不是出差,她冷冷一笑,「是去找你的前女友?」

  电话那头的人没说话,李筱暖在跟他往来之前就知道他有一个很喜爱的前女友,但是前女友跑去英国留学,他不同意,於是两人吵架分手了。

  虽然她是後来才跟他在一同,可她知道他有时分去餐厅吃饭,点菜时总有意无意提到前女友的习气,她多少理解他或许还没彻底走出前面的爱情。

  她一向认为分手了便是真的分手了,现在一听,她听出了不对劲,他也是真的是不会假装他自己。

  「已然你放不下你的前女友,那你去追,咱们分手。」她决断地说,说完就挂了电话,趁便将男朋友,不对,是前男友一切的联络方法删去。

  不知道为什麽,她松了一口气,这段爱情其实是前男友先追她的,她容许是觉得别人蛮好的,所以想往来看看。

  但现在仔细想一下,她有一种厌恶的感觉,走不出之前那段爱情的人谈什麽爱情,过分火了!

  莫非认为忘掉前女友最快的方法便是找一个新爱情?犹如吃了苍蝇相同厌恶。

  她看了看手里的菜,唉,算了,回去多做几顿菜吧,总不能糟蹋。她回身下了楼梯,走出公寓,前男友的居处很高档,所以邻近没有捷运站,住在这儿的人大多数自己有车子代步。

  走到最近的捷运站最少要二十分钟,她叹了一口气,慢慢地在路上走着,走着走着,憋着的气令她红了眼。

  弄了半响,她被作为替身!

  想想真的是气愤,她揉了揉眼睛,硬是将冤枉憋回肚子里。

  下了班,晚餐也没有吃,她现在还要沿路走回去,这麽倒楣的工作为什麽会发生在她的身上!

  她不由得开端咒骂前男友,最好是前男友的前女友现已有新欢,气死前男友!

  路才走了三分之一,她真实没有力气了,并且她也好饿,身心被摧残到了极致,她现在只想马上回家。

  此刻,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身边,一位样貌温文的大叔从驾驭座的车窗里钻了出来,「李小姐?」

  「荣大叔。」李筱暖知道他,他是前男友家的司机先生,人很热心,每回遇到都会跟她打招呼。

  「李小姐,你怎麽在这儿?小少爷有工作?那我送你,你等一等,我送大少爷回去……」荣大叔提到一半,扭头看向後座的人,「大少爷,可不能够?」

  男人放下手里的文件,昂首看了荣大叔一眼,目光挑远,落在蹲在马路边的女生身上,她皮肤很白净,头发乌黑亮丽,五官一般,仅有美丽的大概是她的唇,不大不小,不厚不薄,色彩如桃花般粉嫩,招人眼。

  「让她上来。」他淡淡地开口。

  荣大叔马上回头去催李筱暖,「李小姐快上来。」

  李筱暖一听到不必再走路,心里很感谢,急速上车,坐在後座的另一边,「谢谢荣大叔。」回头对上一双冷淡的眼眸,她弯了弯唇,「谢谢纪大哥。」

  车子慢慢地开动,纪方岩开口,「纪方平呢?」

  纪方平,她的前男友,纪方岩,是她前男友的大哥,不过两人联系欠好,详细原因她还来不及问,所以不清楚。

  「他去英国了。」

  「英国?」纪方岩想了想,「我记住他最近没有公务要去英国。」

  李筱暖开端头疼,可人家问话了,她又欠好意思不回,直接回道:「嗯,他去英国找他的前女友,我跟他刚刚分手了。」

  车内的气氛一会儿冷掉了,多话的荣大叔也不知道说什麽了,从後视镜里看到她手里拎着的菜,马上想到她去给小少爷做菜,小少爷却去找前女友,真的过分火了!

  纪方岩如同不知道为难是什麽,淡淡地址了允许头,「嗯。」

  李筱暖笑了笑,没说话,她面上看不出十分的悲伤,可平常很有生机的小脸有些小生硬,少了点生机。

  荣大叔遽然想起了什麽,「大少爷,李嫂今日请假了,你晚上要吃什麽?」

  纪方岩和纪方平是住在同一个社区,仅仅两人的住处隔得很远,他听到荣大叔的话,无所谓地说:「没事,叫外送就好了。」

  「你们年轻人就喜爱在外面吃,欠好!要不你今日去我家吃吧,大少爷,我让我老婆多煮点菜。」

  「不必。」

  荣大叔没有办法,大少爷有时分很固执,他说什麽也改动不了。

  李筱暖听了他们的对话,看了看自己的菜,小声地说:「那纪大哥你不厌弃的话,我做菜,今日买了许多菜。」

  荣大叔马上附和,「这个好,不能糟蹋,李小姐,你的厨艺还能够?」

  「还能够。」

  荣大叔欠好意思地说:「我家大少爷有点挑食。」

  李筱暖默默地看了一眼不说话的纪方岩,再联想一下挑食,如同不是很契合形象。

  她每一次看到纪方岩,他都是一副精英容貌,西装革履,有时分会戴眼镜有时分不会戴,但是一看便是那种欠好惹的人物。

  李筱暖任职的公司跟纪氏很近,偶然会看到他身边围绕着几个人,一边走路一边评论工作,很繁忙的姿势

  「纪大哥,你有什麽不吃?」李筱暖问。

  「萝卜、芹菜、香菇……」他一口气说了好几种。

  李筱暖直接傻眼了,有一点挑嘴?清楚是很会挑嘴,她傻傻地址了允许,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  荣大叔看大少爷没回绝,便道:「大少爷,那我等会再过来接筱暖回去。」

  「我送她回去,你不必来回跑,回去好好歇息。」

  「好,谢谢大少爷。」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  等到了纪方岩的公寓,李筱暖拎着菜,有点不可思议地跟在他的身後进了他的公寓,她怎麽遽然要给前男友的哥哥做菜吃了?总觉得很古怪。

  不过,食材没有被糟蹋掉,她心里仍是高兴的,纪方岩的公寓装潢的很简单,但看的出很有质量。

  纪方岩在玄关拿出一双拖鞋给她,「鞋号比较大,你走路当心点。」

  「好。」李筱暖在心里想,他家里必定从来没有女生来,这麽大尺度的拖鞋只需男生才会穿,除非那个女生是女巨人,脚特别大。

  她小步地走着,他帮助提菜到厨房,将菜放在流理台上,脱掉外套,顺手挂在了一旁的椅子上,一边将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。

  背对着他的李筱暖同样在挽袖子,一回头看到他的动作,吃惊道:「纪大哥,你干什麽?」

  「帮你洗菜。」他打开水,将几样菜拿出来洗。

  精英给她洗菜?她有点慌张,「不必了……」後面的话说不出口了,她看到他现已拿着菜下水了。

  好吧,他推翻了她脑海里精英的形象,十指不沾阳春水才是精英。不过她在心里给他竖大拇指,她其实开口提出煮菜之後有点後悔,究竟他们两个人不是很熟,她怕他们会为难,更怕他到时分像指挥仆人相同地对她,她或许会把菜往他的脸上甩,还好他看起来很欠好共处,可性情还挺不错。

  比起他的弟弟纪方平,他真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。她并不是一个会宠男朋友的女生,她一点也不喜爱那些传统的方法,什麽女生要下厨,男生在一旁翘着腿等着。

  所以在跟纪方平谈爱情的时分,她都会指派纪方平洗菜什麽的,可纪方平还真的是和平常暖男的形象不相同,真实要他帮助的时分,他什麽都不会。

  但她不泄气,慢慢地教他,就不信他学不会,又不是傻瓜。

  「你常常给纪方平做菜?」纪方岩洗菜的时分问道。

  李筱暖摇摇头,将洗乾净的肉拿过来,挑了一把菜刀,泄愤地狠狠砍几刀,才道:「没有,他真的是什麽工作都不会做。」

  她的口吻带着厌弃,她觉得纪方岩跟纪方平联系欠好,并且她跟纪方平又分手了,没必要挂一块遮羞布,毫不留情地说:「他便是那种大少爷,我买菜过来便是计划练习他的,这麽大的人,什麽都不会!」

  纪方岩细心肠将蔬菜,肉类和海鲜分隔洗,洗完放在一旁,拿着布擦手,「他被宠坏了。」

  李筱暖附和地址头,「是啊。」遽然看了他一眼,很直接地说:「可你就很好。」

  纪方岩诡异地看了她一眼,「你不知道?」

  「不知道什麽?」她剁好了肉,又将葱姜蒜切好,等会备用。

  「我跟他不是同一个妈生的。」他凉凉地开口。

  混蛋!这麽重要的事竟然不告诉她!她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,努力地稳住刀,再一次地在心里骂死前男友!

  「看来他没有跟你说。」

  「没有!」她咬牙切齿。

  「还有什麽需求我做的?」他问。

  「我计划做一个咖喱虾、炒青菜、肉丸汤。」两个人吃应该是够了,她预算着。

  「能够,这些我能够吃,」他允许,「那我去烧饭。」

  这位精英真的是完美到无懈可击!她点允许,他真的是把他那一位同父异母的弟弟贬到了土里了。

  看他洗米煮饭的动作,大概是不常做,他的动作有些陌生,可他的过程都没有错,显然是有做过,公然凶猛的人在任何方面都是凶猛的

  她在肉馅里增加了调味料,接着沾一下蛋清,参加面粉,开端揉成一颗一颗的肉丸,接着下在热好油的锅里。

  「下水之前要过油?」他做好煮好米,虚心肠问。

  「要,这样会更好吃,但是只需过油就好,不必炸,仍是你更喜爱吃炸的?」她问。

  「少吃炸的,你的声响有点哑。」他说。

  没想到他会留意到她声响哑,她笑着说:「我之前伤风好了,还有一点咳嗽,所以声响哑。」

  一个算是陌生人的人都留意到她声响哑,而前男友那个王八蛋底子没有留意到,哼,滚去英国别回来,看到他,她都想揍他一顿。

  但更想揍的是她自己,竟然这麽傻,他对她一点也不在乎,她一开端怎麽没看出来,真是瞎了眼!

  「仍是要留意。」他轻轻地说了这一句,开端去预备碗筷。

  她笑了,一边做菜,油烟熏得她眼睛涩涩的,声响更哑了,「谢谢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两人一同协作,很快将菜上齐了,饭煮熟了,他递给她一杯温水,接着去盛饭。

  她喝了水,想自己也去盛饭,但他现已首先一步,将两人的饭盛好了,将其中一碗递给她。

  「谢谢。」她感谢地接过。

  他点允许,在餐桌边坐下,等她坐下吃饭了,他才动筷,吃饭的时分,他们很安静,谁也没有说话。

  李筱暖主要是没什麽话跟他说,特别是他仍是她前男友的哥哥,并且是联系欠好的哥哥,她很怕自己会说错话。

  一顿饭在安静中完毕,吃过饭,她计划洗碗,他对她摆摆手,「我洗,你坐在一旁等我一会,我送你回去。」

  她觉得很欠好意思,摇摇头,「我来吧。」

  他没说话,径直安静地开端洗碗,她没有坐着,将他抹得满满是泡沫的盘子拿过来,放在水龙头下冲刷,乾净之後放在一旁沥乾。

  两个人协作,碗筷很快洗好了,她擦乾净了手,他看向她,「我现在送你回家?」

  「好,谢谢。」她很想有节气地说不要,但是走到捷运站太远了,她仍是坐他的车吧。

  两人下楼,他去开车,很快,他开车过来,她坐在副驾驭上,「纪大哥,谢谢,费事你开到捷运站就好了。」

  「我送你回家,你告诉我地址。」他道。

  「不必不必。」她挥挥手,「送我到捷运站就好了。」

  「地址。」

  不知道为什麽,她马上乖乖地将地址报了出来。

  一路无话,车子开到她的楼下,她解开安全带,很谦让地说:「纪大哥,十分谢谢你。」

  「上去歇息吧。」

  「好,晚安。」她家下了车,到了楼上,开了灯,站在窗户边一看,发现他的车这时才慢慢地开了出去。

  真的很绅士,确认她进屋了才脱离,跟前男友底子不是同种人!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  那一天之後,李筱暖觉得她跟纪家人以後应该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,可她没想到,前男友竟然还敢呈现在她的面前。

  她其时正好和搭档乔恩一同出去吃饭,一开端她还没有留意到纪方平,仍是乔恩发现的,「你男朋友……」

  「没男朋友,都分手了。」李筱暖马上道:「并且他去英国了。」

  「啊!」乔恩改了说辞,「那人是你的男朋友,不对,是你的前男友吧?」

  李筱暖顺着她的手指看曩昔,还真的是纪方平。

  「你们分手了?是不是来求复合的?」乔恩鼓动她,「纪方平的条件真的超级赞,你考虑考虑,不过千万不要一口容许复合,以免他认为你很好欺压……」

  李筱暖神色淡淡地摇头,「除非老娘我死了,不然我肯定不会复合。」况且,她现在看到他,就想揍他这个乌龟王八蛋!

  乔恩听得笑了,只认为他们是情侣之间的小对立,笑笑地说:「那我先去吃饭了。」

  「一同去。」

  「你真的不找他?」乔恩惊奇了。

  「找他干什麽,他站在马路上,我就要跑去找他?他也没在脸上写着要找我啊。」李筱暖古怪地说。

  乔恩笑了,「那一同去吃饭吧。」

  不远处,纪方平站在那儿,看到李筱温暖她搭档出来,他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认为她会马上跑过来,成果他眼看着她和她搭档往另一个方向走,越走越远。

  他马上小跑曩昔,「李筱暖!」

  乔恩停下来,朝她指手划脚,「看吧,公然是来找你的。」

  李筱暖捉住她的手臂,「别走,我来找你一同吃饭。」

  「你干嘛……」乔恩有点欠好意思。

  「你不在,我怕我失掉沉着,揍死他。」李筱暖狠狠地说。

  乔恩一怔,这是什麽状况?

  「李筱暖,你没看到我在等你吗?」纪方平气愤地走了过来。

  「有什麽工作?」李筱暖淡淡地问,臭王八蛋,什麽口气,谁知道他在等谁。

  「你,我有事想请你帮助……」

  「什麽事?快点,我还要去吃中饭。」李筱暖催道。

  「我爷爷八十大寿,你记住到会。」

  李筱暖睁大了眼睛,「你的前前女友呢?」

  「什麽?」纪方平蹙眉,不理解她的意思,径直说道:「我爷爷很喜爱你,说你做的护膝好,他老人家点名要看到你,下个星期,你别迟到,穿美观一点,别随意穿一套休闲服就过来,到时分许多人,你不要体面,我还要体面……」

  乔恩在一旁听得呆若木鸡,这是什麽男人!再看李筱暖,一副底子没在听的姿势,看她吓坏的姿势,笑着说:「这不是分手的主要原因,你知道吗?他飞去英国找他的前前女友,我是他的前女友。」

  对乔恩解说清楚,她回头就对纪方平说:「你前前女友不容许复合?」

  纪方平瞬间变得烦躁,「关你什麽工作!」

  看来是失利了,李筱暖高兴地说:「不关我的工作,那我走了,什麽大寿,我不去,我跟你又没联系。」

  乔恩原本还想劝他们,成果发现这个男人也便是条件好,人品太烂,拉着李筱暖飞快地走着,「贱男,渣男!」

  李筱暖现已过了开始的怒火中烧时期,现在比较镇定,附和地说:「他真的很烂!」

  纪方平一脸的问号,为什麽?他回头示好,她还这副居高临下的姿势,做给谁看!呵呵,不来就不来,要不是为了巴结爷爷,谁要她来!
板凳
空水瓶 宣布于 2019-4-11 11:52 | 只看该作者
还没更新完的意思吗?所以没下载包?
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| 当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矩

betway发布的《总裁不想被放生》作者:金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,若发布的《总裁不想被放生》作者:金晶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.